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艺术的开放性就是要不怕死?


前阵子到“第三届马来西亚艺术博览会”参观去了,全场尽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展品,即便是蜻蜓点水式的到处乱走,若不用上三几个小时恐怕也没能看完。这样说好了——反正自己又不是收藏家,——我个人其实只是对那几个“展中展”比较感兴趣,其中肯定包括由ARTERI团队所策划的“Suitcase of Stuff”了。

在中文的语境里,箱子、盒子、匣子与袋子的界定是有所差异、含混不得的。但是在“Suitcase of Stuff”展区却出现了饭盒、画具匣和冷藏箱等的“挪用”,这显然已经偏离“suitcase”的本来意思了;举个例子说,在艺术的常识范围中,“oil on canvas”的“oil”岂可随便任你喜欢用“炒菜的食油”来阐释的。因此,我很纳闷,为何展览组织者没有拒绝那样的作品?

另一方面,在我个人看来,大部分的展品好像只是用各种物件(objects)和东西(stuffs)将行李箱或者手提箱等填满/叠满而已,并不见得能够激发观众从“东西vs.收纳东西的东西”的逻辑之外作其它的想象。我怀疑这支人称值得期待、干劲十足的年轻艺术团队对此结果会感到满意,遂将问题贴到arterimalaysia.com上面请他/她们帮我开解。


果然不出三天时间,他/她们——即Simon Soon和Sharon Chin,该团队的另一名成员则是Eva McGovern,——便很迅速地作出回应了。针对前一个问题,他/她们指出:一、从早前发出的公开征件启事上已经说定,举凡送展作品一概不必经过审查,因此谈不上拒绝还是不拒绝的问题;二、即使有些作品并不完全契合这个略微宽松的主题,可是大体上也没有偏离太远;三、“suitcase”不应该被当作一个知识论或如字典般的僵化定义下的物件来看待,它更像是一个框架,冀能让人展开从容的个人的艺术思考。

然而,Sharon Chin却选择了比较委婉、间接的语态答复后一个问题:“是的,我个人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她认为我忽视了这项展览的另一层涵义,“从概念上说,Suitcase of Stuff毕竟可以把任何一个想要参加马艺博会者带进来。也许观众无法从那些“suitcases”中得到什么深度的省悟,但我觉得我们已成功将一种‘爆裂’(rupture)加诸于大众的‘艺术’认知里了。”

也是一名新锐艺术工作者的Sharon表示,一项展览的总目标有时要比策展的信息来得大些,她还说,如果人们离开艺博会的时候能够明了视觉艺术不仅仅是关于那些巨型画作的买进与售出,而又曾来访和参观过ARTERI的展区,那就会将之“爆裂”得更加彻底。


借此机会再次感谢ARTERI团队的回应。说实在的,作为一名旁观者,我岂敢越过自己的位置去要求策展人对其所策划的展览内容——如“suitcase”及“stuff”等——设定一个知识论意义上的“规范”!

况且,只要是稍微有经验的艺术观众,哪里会看不出ARTERI展区所展出的都是一些倾向“实验性的”、“游戏性的”、“无目的性的”甚至是连命名也略有困难的“创作形式”——有参与者还结合了艺术表演的形式呢!——所以,如果有人会感到“爆裂”或者“晕头转向”根本就不出奇了。

艺术世界有艺术世界自己一套的语言系统,习惯了这套语言系统的人,即使在所谓的“艺术空间”里头看到一堆破烂、一坨大便当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那毕竟是符合某种共识之下的艺术嘛!问题是:普罗大众是不是必须按照这套语言系统来自我调节,以便接受上述的“一堆破烂”、“一坨大便”为“艺术”呢?退一步说,艺术工作者口口声声的“开放性”又是什么?

讲个笑话:难道艺术的“开放性”就是要“爆裂”,要“撒野”,要“胡闹”,要“不怕死”吗?

All photos appeared by courtesy of Tan Nan See

原载《光华日报·异言堂》作者专栏“肉身思考”(2009年12月19日)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好料!那是因为好奇,不怕“逻辑之外”的stuff。 “逻辑”在某种情况之下,除了”理性“之外,有时或者也能考虑兼容”感性逻辑“。
反过来说,‘爆裂’(rupture)也有严肃的一面。不一定要“撒野”,要“胡闹”,要“不怕死”。:-)

梦港

蔡长璜 (Chai Chang Hwang) said...

就创作上来看,“爆裂”大概是有心人刻意附加在那些作品上的概括性之说辞,它既与原作者所思所想无法契合,又不能提高作品的内涵,根本多此一举罢了!
我想说的是,假使作品本身实在好料,不必第三者多费唇舌,观众自然可以感受/感知得到,不知梦港大佬意下如何?
无论如何,谢谢您的回应。

Anonymous said...

梦港不是说作品好料,因为不曾看过作品。而是说你的大作和你们之间的对话很有份量,也很有建设性,好料!让第四者梦港得益不少。谢谢。
作品好坏,见仁见智。因为作品引进的“爆裂”,走在“逻辑之外”,引起我们好奇,大家沟通交流,不亦乐乎?

蔡长璜 (Chai Chang Hwang) said...

无论是一般人称的“作品的开放性”,还是您所谓的“走在逻辑之外”,这两者之间确实存在着相关性和互补性的;若有机会,或许可以另辟篇章再谈一谈。
跟梦港大兄——前称“大佬”,后来想起《唐山大兄》那部电影,自觉“大兄”更比“大佬”顺口,故又改之。——交流艺见不仅仅能够帮助自我运思,自我反省,过程中间,当然也不亦乐哉,不亦快哉!呵。

Siew Wai said...

hello 长璜,

有意思的一篇文章!
artists 该看清‘爆裂’不‘爆裂’不是个关键,为什么要“爆”? 意义在哪里? 要“爆”出什么来?到底要表达什么?这才是重要的。
不是那个look,而是内涵。
有时我只想看些老老实实而有content 的作品 (实验作品也有老实的,但喧哗取众的居多。)
管他实验不实验!‘爆裂’不‘爆裂’!
:)

小慧

蔡长璜 (Chai Chang Hwang) said...

小慧如果有空,请多来此走走,顺便讲几句话,好让艺术的交流看似比较激一些,呵。
我认同你的观点,亦即是艺术家应该看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爆”,甚至是说,这一“爆”更不能仅仅为了哗众取宠,反观作品所欲表达的内容才是重要的。
仅此补充一句:艺术家有多少就说多少吧,根本无需夸大其词,讲到自己好像天上有地下无,仿佛绝了种似的!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