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1, 2010

三年前的旧事

不久前,当我跟一名初识的友人交流有关本地媒体工作者“自我审查”的怪现象时,谈起自己的遭遇,遂使好奇的他产生莫大之兴趣;他希望我能够把引发这起——我戏称为——“倥歁事”(福建话)的东西,重新贴在个人部落格上,以便让更多人洞察一些媒体/文化工作者无可名状的恐惧心理。拙稿原题〈一封伊媚儿〉,见报时被老编先生改为〈一封虚拟的电邮〉,并且在文章开头处另作注明:

(按:本文为作者虚拟的一封电邮,通过一名“虚拟读者”的来函,针对作者文章及艺术界的各种现象诘问。)

蔡长璜先生,您好。很冒昧写这封电邮给你,希望以下的个人意见可以获得你的垂注。

我是《东方名家》的长期读者,几乎每周都在看你的专栏“艺文风景”──友人说你的笔调充满了“激情”,然而掺杂在那些势可倒海翻江的时事评论文章中却显得有点“软QQ”。──常常,谈论艺术的美学的问题相当认真,观念不至于“LKK”,偶尔还会因为本地画坛的怪象大动肝火,请多保重哦!(一笑)

坦白说,阅读你的文章分明是一件苦差事。没错,字里行间充斥了不少专门术语(包括很多英文翻译),宛如刻意塑造出来为难人的障碍;一名退休小学校长便曾向我透露:有时摸不透那些词汇的真正涵义,读起来则会一知半解!

哪怕是纯艺术本科出身的读者,我相信它仍然会产生“阻隔”的消极的作用,不知你是否赞同?

你似乎把我国的艺术累积与文化成就看得一钱不值的样子,若有轻蔑本地艺术文化(乃至工作者)之嫌。事实上,这是使我萌起给你写信的念头之主要原因。

私人商业画廊主办的各项活动,或许难以满足你习惯性俯视的眼光,更甭想劳动你挥笔给予评介了。

惟近来有不少公共机构策划推出了关于“默迪卡”的主题展览,例如,马大亚洲艺术博物馆与理大艺术博物馆联合呈现的“Between Generation”、国油画廊的“50 Ways to Live in Malaysia”、国家画廊的“Antara Merdeka”,等等;此外,据闻亦有诸多相关的项目在巴生谷一带的艺术空间里展演过了……这些难道不是探讨我国当代艺术发展趋向的大好时机吗?

再者,依我的浅见,好像张耐冬先生与黄崇禧先生,两位都是名气响当当的前辈艺术家,他们的回顾展尤其值得大做文章,偏偏又不受理,你倘是一名“正义至上”(而且是以中文书写)的艺文作者,决不会旁若无人视而不闻听而不见的!反观,你前后却用了甚多的篇幅去论理一名友族青年画家的肖像画创作,以及引介一名来自印尼的所谓“grassroots art activist”的另类教学和改革议程,令人大失所望。

凡此种种,不正好构成我提出上述批评的明证吗?好了,就此打住。

忠实读者 黄嫦彩

原载《东方日报•名家》作者专栏“艺文风景”,2007年9月27日

附录: 
〈头脑风暴〉

呵呵!上周,刊于本栏的〈一封虚拟的电邮〉见报前,竟然耗了编辑先生不少宝贵时间给我进行“头脑风暴”(brain-storming),真是抱愧得很。原本打算仿效“双声对话”的写作技巧来玩一玩,自娱自乐,不想浅尝辄止。无论如何,此事只不过是所谓“storm in a teacup”罢了。

艺术批评家侯瀚如感叹中国当代艺术过度地被工具化与媒体化,就像中国文化一样缺乏幽默感。“今天,知识分子的概念不再存在了,”大部分时间乘飞机周游列国的他说,“更悲剧的一点是,快乐也不存在了。”简而言之,侯氏所指的乃是一种潜意识的快乐原则,即“自由的快乐”。

窃以为马华文化何尝不是如此,她形同双身连体的怪胎,希望向左走,绝望向右走,简直是精神分裂!

所以文化人总是幽默不起来,甲说忧患,乙喊苦闷,丙却皱起眉头,最那个的莫不是假仁义、臭脾气以及强迫认同了。比方说,有谁还能够从谢清发和林风或者许万忠和文亚苏等评论界老兵的对质中得到一阵阵搐缩的痛快感……是的,就观念的启迪与深化而言,可否生产一种理性思辨、理性交往的富足感?

你相信真理会愈辩愈明吗?你相信“八方论见”仍会不断吸引自由撰稿人提供无偿的时评文章吗?你相信一封由专栏作者编造出来的虚拟身份所写的“读者来函”,将会因其虚构性而导致相关文本的可信度(credibility)大大降低吗?你相信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吗?

对于一个无法分明印象派绘画和野兽派绘画之间的差别的读者来说,后现代艺术有什麽意义呢?再如威尼斯双年展是什麽来的?一名我国艺术家受邀参与威尼斯双年展有什麽大不了?对于并非来自艺术社群的一般马来西亚公民,这样的信息又有什麽意义呢?

假如你相信艺术信息传播者需要迎合艺术信息接受者是正确的,那麽其中的潜台词,则是艺术必然受制于社会状况,而文化不得不跟随着市场经济的标准载歌载舞了。

天哪!社会并非铁板一块,我们根本不能将大众的接受能力同质化和俗套化(stereotyped)──谁说行动党比马华好?若将马华对比巫统又如何……这显然与幽默感无关耶。

原载《东方日报•名家》作者专栏“艺文风景”,2007年10月3日

2 comments:

ts said...

老蔡,你这篇文章也被“动手脚”啊??这老总也太脑残了吧!!简单的译音词他都没法想象,他“傻P”也就算了,别把公仔画出肠来好不好!实在“倥歁”!!

蔡长璜 (Chai Chang Hwang) said...

他是老编,并非老总。
他也没有脑残,只是喜欢管事,所以才把原本好玩的东西……唉!开头的编按的确把拙文搞残了,姑且称之为“不是伟哥,多此一举”也无妨啦,呵。